热门搜索:

可怕的是像李飞廉这样的明明他已经决定跟你拼命了

时间:2019-01-01 16:02 文章来源:互联网

纯阳道门之前培养出来的弟子被李飞廉所杀,这已经让纯阳道门有些伤筋动骨了,毕竟以纯阳道门这种苛刻的修炼方式,培养出一位如此年轻的天人合一境武者不容易。
 
    不过那位虽然死了,但纯阳道门也还是有一些底蕴在的,这四位便是纯阳道门年轻一代当中比较出类拔的。
 
    但如果眼下这四位也死了,纯阳道门不说年轻一代没人了,只能说找不出几个太出色的,只能矮子里面挑大个,这对于纯阳道门下一代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真阳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纠结之色,以他的脾气,定然是要将这些邪魔外道全部诛杀才行,为此甚至不惜牺牲自己人。
 
    但为了宗门着想,他却是下不去这个狠手。
 
    半晌之后,真阳子这才冷声道:“万一我退了,你却将宁真杀了怎么办?你们魔道中人说的话,我不敢信,也不会信。”
 
    楚休淡淡道:“放心,我林烨说话言而有信,是绝对不会骗你的,别看我是魔道中人,但我说出来的话,可是要比你们这些所谓的武林正道可信多了。”
 
    真阳子面色阴沉如水,他冷哼了一声道:“好,这次我便信你一次,宁真若是出事,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就在真阳子想要离开的时候,一直都被楚休以天绝地灭移魂大法控制的宁真却是在楚休的手中挣扎着,炙热的纯阳罡气连带着气血不断的燃烧着,那宁真竟然靠着自己的潜意识,用燃烧自身精血生命的方式来冲破楚休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控制!
 
    楚休的精神力现在已经要远超大部分的武道宗师了,那宁真想要冲破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的控制,除了拼命并没有其他办法。
 
    这种暴烈的举动就连楚休都没有料到,一时不差竟然还真让他冲破了精神力的禁锢。
 
    宁真冲着真阳子大吼道:“师伯!他的精神意志当中有杀意!他是在骗你的!别管我!杀了这魔道……”
 
    宁真的话还没有说完,楚休的手中魔气爆发,直接一用力,顿时便将那宁真的脖子给捏断。
 
    随手将宁真的尸体给扔到了一边,楚休无奈的摇摇头道:“何必呢?难得糊涂一些不好吗?起码你还能死的舒服一些。”
 
    宁真说的不错,楚休是在骗真阳子。
 
    他杀了纯阳道门三名弟子,再多杀一个或者是少杀一个其实对楚休并没有什么区别。
 
    斩草要除根,既然结下了仇怨,那便要扼杀对方未来所有的希望。
 
    只不过楚休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这纯阳道门的弟子竟然当真性格如此暴烈。
 
    看着楚休,真阳子眼睛顿时便红了。
 
    他忽然一口鲜血喷出,无数的血雾在半空中凝聚成符文,附着在他手中的道剑之上。
 
    与此同时,至刚至阳到了极致的纯阳罡气自真阳子周身汇聚,压缩到了极致,凝聚在道剑之上,瞬间那柄道剑便犹如大日降临一般,光辉耀目。
 
    “死来!”
 
    真阳子一剑斩落,那柄道剑脱手而出,一股杀意凝聚不散,紧紧锁定住了楚休。
 
    那是以真阳子精血所刻画下的降魔道纹,不饮魔血,剑不归鞘!
 
    在这一刹那间,楚休瞬间便感觉到了一股极致的危机感。
 
    那道剑之上的纯阳罡气已经压缩凝聚到了极致,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但却堪比昊阳烈日,所过之处,甚至就连天地元气都在燃烧着。
 
    这一次楚休可当真是把真阳子给激怒了,甚至让这位成名已久的老辈武道宗师竟然都准备动用损耗精血的秘法来杀楚休,可想而知真阳子已经愤怒到了什么地步。
 
    天子望气术已经被楚休施展到了极致,浓郁的魔气血雾也是在包裹着楚休,连带着暗中动用内缚印,楚休的速度已经爆发到了极致,但却是收效甚微。
 
    以现在楚休已经超越大部分武道宗师的精神力,他可以看透那道剑的轨迹,也可以提前闪躲,但那道剑锁定的却是他本身,任凭他闪躲多少次,那道剑都是如同附骨之蛆一般,快速的向着他斩来,而且哪怕楚休速度慢了那么一丝,道剑之上那炙热的纯阳罡气都会压制着楚休周身的魔气,逐步的削弱着楚休的力量。
 
    真阳子身为武道宗师,他此时恨极了楚休,已经顾不得自身的面子和后续在小凡天内的争夺了,他这次就是想要耗死楚休,用自己的底蕴来耗死楚休!
 
    哪怕楚休的爆发力已经堪比大部分的武道宗师,不过他毕竟还没有凝聚武道真丹,力量用一分便少一分,耗到最后,最先支撑不住的,还是他楚休。
 
    楚休没有回身,但他的手却是已经握在了恨刀的刀柄之上,只不过楚休还在犹豫,到底是动用七魔刀,还是动用饿鬼道化身来拼命?
 
    此时真阳子也是面色阴沉似水的紧盯着楚休,直接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楚休的身上。
 
    他知道楚休有底牌,也知道楚休不会就这么束手就擒,所以他也在等,等到楚休将所有的底牌都拿出来之后,将其一举击溃,让其也感受一下什么是绝望!
 
    不过就在此时,真阳子的心头却是猛的一跳。
 
    他的感知力其实并没有察觉到什么,这只是一种心血来潮般的第六感,是他在江湖上厮杀这么多年,所养成的一种危机本能。
 
    到底是相信自己的感知还是相信自己的本能?这一刻真阳子下意识的选择了后者。
 
    他没有再去操控道剑,而是身形在纯阳罡气的加持下速度爆发到了极致,向着一旁闪躲而去,同时他手捏印决,想要用秘法来防御。
 
    不过他的印决才刚刚结出一半来,一枚银色的飞刀便已经紧贴着他的身躯擦肩而过,真阳子那一身强大无比的护体罡气在那飞刀面前,简直犹如空气一般,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银光闪过,飞刀径直插入地底,并没有什么罡气炸裂之声响起,但那飞刀却是已经消失不见,甚至就连众人的感知力都察觉不到,可想而知那飞刀究竟深入地下多少,起码也是要有数百丈的深度!
 
    “是你!李飞廉!”
 
    真阳子压制住自己心头的惊骇,看向他身后的一名武者。
 
    那名武者看其模样不算年轻也不算老,应该有三十多岁左右了,相貌普通,极其的普通,绝对是那种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那种。
 
    他穿着一身普通至极的黑色布衣,随便在腰间缠了一条皮带,上面还插着九柄飞刀,算上之前那一柄,他其实总共只有十把刀。
 
    他腰间的飞刀跟他的人一样,也很普通,七寸长的刀身,一指长的刀柄,就好像是用普普通通的精钢所打造的一样,虽然闪闪发亮,但是上面却是连一个花纹都没有,简直朴素到了极致,但就是这么一柄朴素到了极致的飞刀,却是差一点就重创了真阳子这位武道宗师!
 
    而此时在场的众人听到真阳子的话,再扭头看看那普通至极的男子,他们简直无法想象,这位就是昔日龙虎榜第四,现在位列第六的李飞廉?
 
    如果真阳子不说话,哪怕是这人带着飞刀,在场的众人也绝对不会将他跟李飞廉联系在一起的。
 
    龙虎榜前十的武者当中,只有这李飞廉出手的次数是最少的,但却也是最为传奇的。
 
    出一刀便杀一人,唯一出两刀杀的便是纯阳道门这一代的天才弟子,扼杀了纯阳道门未来的一位大人物,从而被纯阳道门满江湖的追杀。
 
    李飞廉甚至已经能有数年都没有出现在江湖上了,此时看到他,在场的众人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毕竟非常人有非常之处,在他们想来,像是李飞廉这种传奇人物,应该不会如此普通才是,但偏偏这李飞廉还真就是如此的普通。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李飞廉
 
    李飞廉跟纯阳道门的恩怨江湖上人尽皆知,但是实际上众人却都知道,这件事情应该不是李飞廉的错,反而错在纯阳道门,只不过他们不会如此说而已。
 
    作为龙虎榜前十的存在,李飞廉的身份很神秘,就连风满楼都只是模模糊糊的挖出了李飞廉一些简单的消息,更详细的却是一无所知。
 
    风满楼对外界放出来的,关于李飞廉的消息很简单,他祖上在上古大劫之前便是武林中的至强者之一,手中的飞刀例无虚发,甚至已经涉及到了空间、因果等至强武道。
 
    这一脉一直以来都是一脉单传,不正、不魔、不邪,很少参与江湖是非,低调至极,但偶尔出来一位传人,实力却都是强大无比。
 
    以这李飞廉的作风,他跟他那么多代的祖先都一样,也是十分低调的,甚至他所杀的那些人,全部都是主动找他麻烦的,他可没有找过其他人一次麻烦。
 
    就连那些寻常武者李飞廉都不愿意去招惹,更别说是纯阳道门年轻一代的天才俊杰了。
 
    纯阳道门的做派如何,其实江湖上的人都清楚,李飞廉之所以杀人,在众人想来,估计也是纯阳道门的那位惹怒了李飞廉,这才让李飞廉动手杀人的。
 
    不过这个江湖上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光看对错的。
 
    就算李飞廉没错,但人是他杀的,纯阳道门便要杀他为自家的弟子报仇。
 
    这些年来纯阳道门没少去追查李飞廉的下落,不过却都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而李飞廉这些年来也因为纯阳道门的追杀,一直都没有出现在江湖人的视野中。
 
    这次是他第一次现身,结果一出现,他便给了真阳子一份大礼!
 
    短短时间内,真阳子接连遇到了两个他纯阳道门的大仇人。
 
    不过还没等真阳子说什么,李飞廉便已经再次出手了。
 
    偷袭一刀没能伤得了真阳子,这对于李飞廉来说没什么,他的飞刀,本就不是用来偷袭用的。
 
    一瞬间三柄飞刀脱手而出,没有强大的罡气,也没有耀目的威势,就是普普通通的三道银色神芒袭来。
 
    真阳子冷哼了一声,此时他的道剑正在斩向楚休,所以他手中并没有兵器。
 
    不过这也无所谓,真阳子并指为剑,纯阳罡气接连点出,化作漫天的剑芒拦在自己的身前。
 
    但李飞廉那三柄飞刀此时却是产生了奇异的变化。
 
    半空当中,那三柄飞刀若隐若现,虚空都好似被折叠了一般,密密麻麻的纯阳剑气都好像刺入到了空气当中,而那三柄飞刀却是从三个不同方位锁定着真阳子,这也给了真阳子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无论他如何闪躲,那三柄飞刀都好像是必中一般!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顿时心头一动,想到了昔日风满楼对于李飞廉的评价。
 
    此人的传承武道涉及到了空间甚至是因果这一类的至强规矩,现在江湖上,已知有资格触摸到这种规则的年轻武者便只有两人,一个是方七少,一个是楚休,这两个人曾经便在浮玉山的擂台之上较量过因果之道,而现在李飞廉是第三个!
 
    真阳子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浓重的杀机。
 
    论及跟他们纯阳道门的仇怨,李飞廉可是要比楚休更深的。
 
    李飞廉杀了他纯阳道门这一代最为优秀的弟子,而他们纯阳道门也是满江湖的追杀李飞廉,逼得李飞廉数年都不敢踏足江湖。
 
    现在李飞廉不死,纯阳道门只是多了一个天人合一境的敌人。
 
    但以李飞廉的进步速度来说,将来他们纯阳道门可是会多出来一个武道宗师级别的敌人!
 
    当然不管是李飞廉还是那林烨,都是真阳子的必杀对象!
 
    真阳子手捏镇魔印,纯阳罡气大盛,印决落下,直接将那三柄飞刀全都笼罩在其中,想要将其镇压。
 
    不过奇异的是,李飞廉那飞刀之上却是传来了一阵波动,随着那股力量快速的震颤,纯阳罡气纷纷消融,根本就挡不住那飞刀的刀势。
 
    方才就是这样一刀,轻易的便破开了真阳子这位武道宗师的护体罡气,差点将其重创。
 
    看到这一幕,真阳子也是紧皱着眉头。
 
    此时纯阳道剑还在跟那林烨缠斗着,有着降魔道纹的加持,暂时不动用他的力量,纯阳道剑的威能也不会消弱多少。
 
    现在真阳子手中并没有兵刃,所以此时应该是他最弱的时期了,面对李飞廉这好像根本就无法防御的一刀,就算是真阳子都有一种棘手的感觉。
 
    不过真阳子毕竟是老一辈的武道宗师,哪怕他此时没有兵刃在手,也不会轻易就被李飞廉这种小辈给逼入到绝路当中。
 
    在那三柄飞刀临身之际,真阳子周身涌现出了一抹金光来,至刚至阳,衬托得此时的真阳子好似金甲天神一般。
 
    他双手呈剑指点出,跟其中那两柄飞刀对撞,强大的力量顿时爆发而出,那两柄飞刀直接便被那金光所粉碎。
 
    与此同时,真阳子口诵降魔真言,虚空当中一阵阵波纹鼓荡,他面前的天地元气都在不断的震荡着,无论那飞刀如何变幻规则,力量都被彻底震散,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在旁边观战的广宁道人惊声道:“是纯阳道门的阳极道妙玄功!真阳子道兄什么时候修炼这门功法了?”
 
    世人皆知佛门金身天下无双,乃是江湖当中所有炼体功法的巅峰存在。
 
    但殊不知道门也是有着无数炼体玄功,修炼到大成,并不逊于佛门的各种金身。
 
    只不过道门武者喜欢清净无为,倒是很少有人会选择去修炼这种肉身玄功,除非是自己真的擅长走这种路线。
 
    真阳子是江湖老人,甚至他都已经接近气血衰败的阶段了,谁都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种时候还费力不讨好的去修炼这种肉身玄功。
 
    此时广宁道人也是在犹豫,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去帮真阳子?
 
    不帮的话,他们都同属于三大道门一脉,看着真阳子在这里一个人拼命出手,广宁道人也有些看不过去。
 
    但若是帮了,他自己也要沾染上因果,而且这件事情可是跟他没什么关系。
 
    一旁的尉迟锋传音给广宁道人,让他不要插手,淡定的看着事情的发展便好了。
 
    而此时场中,连续挡下李飞廉三把飞刀的真阳子冷笑一声,不过李飞廉却是连放狠话和嘲讽都没有,拿出一柄飞刀,在自己的经脉上滑动着,瞬间鲜血喷涌而出,不过却是将那飞刀染成了血红之色。
 
    五柄沾染着李飞廉鲜血的飞刀几乎是连成线一般的爆射而出,直奔真阳子而来。
 
    血色的丝线将五柄飞刀关联在一起,看似分散,但却隐隐有着某种因果联系。
 
    刀出的一瞬间,甚至隐约有着神鬼哭嚎的异象传来,让真阳子的元神都感觉到一丝凉意。
 
    这五刀斩的不光是真阳子的肉身,还是他的顶上三花,身中五气!
 
    此时楚休还在跟那纯阳道剑缠斗着。
 
    没了真阳子的操控,单凭一个以气血催动的降魔阵纹,奈何不了楚休。
 
    方才李飞廉那一连串的出手楚休都看在了眼里,不得不说,这李飞廉当真是个人物。
 
    他只有十把刀,第一把偷袭落空,之后三把被真阳子挡住,再一次出手,他却是动用了燃烧精血的秘法,已经是一副拼命的架势了。
 
    李飞廉手中还有最后一把刀,不过楚休猜测,那最后一把刀就是李飞廉的命,刀出,他的命也就快丢了。
 
    出手三次便将自己的底牌全部露出,以命搏命,李飞廉那看似冷淡普通的相貌之下,隐藏的却是极致的疯狂,甚至从出现到现在,李飞廉就连一个字都没有说,他看向真阳子的目光中也没有杀意,没有任何仇恨,仿佛杀真阳子只是他的一个任务,人生必须要经历的一个阶段一般,无比的自然。
 
    一般江湖上,人狠话不多说的就是李飞廉这种人。
 
    最难缠,最难招惹的,也是李飞廉这种人。
 
    一个随时能红着眼睛跟你拼命的人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像李飞廉这样的,明明他已经决定跟你拼命了,结果你自己却还不知道这点,仍旧在云淡风轻的抵挡着。
 
    此时真阳子便是这么一种状态。
 
    他虽然不是云淡风轻,但却没想到李飞廉的出手竟然如此的不可捉摸,方才还是三刀出手试探,这一上来便成了杀招?
 
    那五柄血刀斩的不光是真阳子的肉身,更是他的身中五气。
 
    虽然真阳子修炼了阳极道妙玄功,肉身也一样不弱,但面对这种诡异的攻击,就算真阳子拿出了搏命的态度,可惜却有些晚了。
 
    金色的纯阳罡气大盛当中,真阳子全身力量都凝聚到了极致,一抹血色升起,化作降魔印凝聚在他的手掌当中,一掌落下,直接便将一柄飞刀给轰碎。
 
    看似轻描淡写的击碎了五柄飞刀,但真阳子却是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玄功被破,面色发白。
 
    刀身虽然被击溃,但那股刀意却是毫无阻碍的斩进真阳子的体内,斩了他的内腑五气!
 
 
------------
 
第五百九十章 斩宗师!
 
    真阳子堂堂一位老辈的武道宗师,结果现在却是伤在了李飞廉这么一位小辈的手中,这的确是有些出乎在场众人的预料。
 
    虽然说真阳子受伤是因为他之前在全力追杀那林烨,甚至就连兵器都没在身边,不过受伤就是受伤,没那么多好辩解的借口。
 
    楚休在后方见到真阳子受伤的一幕,他的眼中顿时便露出了一丝森然的冷芒来。
 
    纯阳道剑还在跟楚休缠斗着,不过在下一刻,楚休周身的魔气便已经爆发到了极致,融汇杀机煞气,天绝地灭忘我杀拳施展而出,一拳落下,无匹的拳势轰在那纯阳道剑之上,让那上面的镇魔道纹颤抖激荡着,随后轰然碎裂!
 
    没了主人掌控的兵器只是一件死物,真阳子想要靠一件死物来拖住他,怕是想多了。
 
    之前楚休没有出手,他只不过是想要将自己最后一丝力量保留,以待机会,而现在,这个机会便已经来了!
 
    击溃了纯阳道剑之后,楚休的手已经握在了恨刀之上,身形向着真阳子冲来。
 
    眼看这林烨竟然还敢来打他的主意,真阳子不禁怒火中烧。
 
    李飞廉和林烨这两个小辈,还真拿他当软柿子捏了不成?
 
    强大磅礴的纯阳罡从真阳子周身轰然爆发而出,就算他此时已经伤了内腑五气,但这瞬间爆发出的威势却是仍旧让人心惊不已。
 
    不过此时楚休却是根本就没有在意真阳子的动作,他没有先出刀,而是将自己近半的精神力化作灭魂箭,以心神爆射而出,直奔真阳子而来。
 
    灭魂箭这种霸道无比的元神秘法走的便是极致杀伤力的路线,刚猛无比,除了硬抗,并没有其他办法。
 
    在动用七魔刀之前耗费如此巨量的精神力来先动用灭魂箭,这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情,但对于楚休来说,他起码是要有六成以上的把握才会这么做。
 
    无形的箭矢带着磅这攻击却是一环接着一环,根本就不给真阳子丝毫喘息的余地。
 
    广宁道人原本没打算插手此事的,尉迟锋和皇甫唯明也都不建议他乱插手。
 
    不过眼下广宁道人看到事情有些不对,他却是不能就这么束手旁观了。
 
    虽然他跟真阳子其实没什么交情,不过大家都是三大道门的人,广宁道人也不能就这么看着真阳子死在这里。
 
    不过还没等广宁道人出手,楚休便已经动了。
 
    趁着真阳子的精神力被重创时,楚休出刀了。
 
    刀出鞘,恨意滔天!
 
    恨天恨地,恨人恨己!
 
    那一刀斩出,极致的负面力量轰然爆发,仇恨,最容易让自身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潜力,也是最容易让人陷入疯狂的力量!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