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做出了一副想要反驳但却暂时隐忍的模样这倒是让安流年没感觉出不

时间:2019-01-01 16:09 文章来源:互联网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就算你小子是隐魔一脉培养的俊杰新秀,但你又不是我的徒弟,以后又不能为我养老送终,我凭什么要耗费精力为你炼制人傀儡?”
 
    公输元这话说道很现实,不过陆先生已经给楚休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此时楚休的面色并没有变化,他只是淡淡道:“不知道公输前辈需要什么?”
 
    公输元嗤笑了一声道:“那先要看你有什么了,一般的东西,我可看不上眼。”
 
    在公输元看来,这林烨就算实力再强也只是小辈武者而已,身上能有什么好东西?怕是还要隐魔一脉来接济他呢。
 
    陆先生在一旁道:“公输元,你不是正缺密宗一脉的功法作为傀儡能力的参考吗?一门六转以上的正统密宗印决,够不够?”
 
    公输元闻言眼睛顿时一亮道:“哦?你竟然还有这东西?”
 
    炼制人傀儡很复杂,公输元虽然不修边幅,但他却是堪称博学,从机括到阵法,再到武道玄机,几乎是无一不通。
 
    而且傀儡的能力不同,也代表公输元需要去了解很多的武道。
 
    道佛魔三脉就不说了,甚至是刀法剑道他也是需要去了解的。
 
    这其中道魔两脉的功法都可以轻松搞定,魔道就不说了,上古有三千道门,其实现在大部分的功法当中都或多或少的带着一些道门功法的痕迹,以公输元的实力地位想要弄来道门的功法不成问题。
 
    唯一比较难弄的就是佛门的功法。
 
    眼下大光明寺跟须菩提禅院两家独尊,九成的佛宗传承可都是在这两家的。
 
    而且密宗作为现在佛宗主流的一个分支,则更是小众的很。
 
    公输元手中虽然有几门密宗的功法,但却都算不得强。
 
    陆晋对楚休道:“你那快慢九字诀乃是正统的密宗印法,随便挑一门交给这老家伙就好了。”
 
    说着,陆晋还给楚休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这公输元完全可以信任。
 
    毕竟快慢九字诀其实已经算是楚休的招牌功法之一了,他现在若是当着公输元的面把快慢九字诀拿出来,那基本上就相当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楚休点点头,他到不至于真随便逃出来一个印决丢给公输元,所以他直接问道:“不知道公输前辈需要什么样的印法?
 
    我手中的印法乃是凝聚密宗一脉武道精髓为一体的功法,集合攻防身法甚至是速度疗伤等东西为一体,每一式印法的作用都不相同。”
 
    公输元道:“当然是要攻击类的印法,密宗印法大开大合,刚猛暴烈,唯有攻击类的印法才是密宗印法一道的代表!”
 
    说着,公输元直接抛给楚休一块玉简道:“直接将功法以精神力烙印在这里就可以了。”
 
    公输元其实也算是一位阵道宗师,传功玉简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
 
    等到楚休将大金刚轮印给灌输到印法当中后,公输元看过一眼之后立刻赞叹道:“果然是正统的密宗金刚印!
 
    大道至简,金刚之力诛邪降魔,用不到那么多的变化,唯有力量才是极致!”
 
    陆先生在一旁哼了一声道:“你现在便是魔,你是准备降自己吗?东西给你了,快想想怎么炼制人傀儡。”
 
    公输元一摊手道:“没材料我拿什么炼制?一般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无法融合饿鬼道化身,除非是大光明寺明王宗玄那个级别的存在。
 
    不过让你们去杀宗玄,那简直要比杀武道宗师还要困难百倍,所以你们先去宰一个武道宗师好了,记住,要新鲜的,不然气血流干之后,制成傀儡的实力可是会下降的。”
 
    陆先生皱眉道:“宰一个武道宗师?说的倒是简单,武道宗师又不是阿猫阿狗会站在那里让你宰。
 
    啧,早知道如此的话,方才我们便将那真阳子的尸体拿走好了。”
 
    楚休摇摇头道:“拿不走的,广宁道人跟真阳子同为三大道门之人,他没能拦住我杀真阳子也就算了,怎么可能放任我去抢夺真阳子的尸体?
 
    不过想要尸体的话,我们不妨设计杀一个人,圣女大人也想要让那个人死很久了,这次正好找个机会,光明正大的做掉对方。”
 
    陆先生问道:“你说的是谁?”
 
    楚休眯着眼睛道:“关中刑堂,缉刑司大首领,‘五法剑’安流年!
 
    此人一死,我跟圣女大人联手,关中刑堂唾手可得,我们完全可以将整个关中刑堂变成我隐魔一脉的密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演戏
 
    梅轻怜对关中刑堂有企图,这点陆先生知道,要不然梅轻怜堂堂阴魔宗圣女,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就算阴魔宗其实已经名存实亡,但就凭她的实力和在隐魔一脉当中的人脉,梅轻怜都能混的不错,她何苦要去给关思羽当老婆?
 
    反正在陆先生看来,关思羽那家伙虽然在江湖上也是一个人物,但他却是配不上梅轻怜的。
 
    但陆先生没想到,楚休这么一个才加入关中刑堂没几年的家伙,竟然也对关中刑堂有了企图。
 
    其实这种想法就连楚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或许是因为他的实力越来越强,或许是因为他手下的人越来越多,他也需要一个真正安身立命的所在了。
 
    关中刑堂有他的底蕴和基业,同样也非正非魔,正好合适。
 
    最重要的是,楚休其实感觉梅轻怜下手有些太过犹豫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没把关中刑堂给拿下。
 
    或许这就是女人跟男人的区别,女人考虑的东西总是很多,而换成楚休,他的选择则是会粗暴的很。
 
    陆先生摸着下巴道:“若是安流年没跟关思羽在一起,倒还可以考虑出手。
 
    不过杀安流年简单,你要是想要掌控关中刑堂,首要就是要先把关思羽解决。
 
    我虽然感觉关思羽那家伙配不上圣女大人,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关思羽的确是一号人物,他可能没那么容易被圣女大人所迷惑。
 
    阴魔宗的姹女大法虽然神异,但我总感觉这其中有些不对。”
 
    楚休沉声道:“关于这件事情我也问过圣女大人,但圣女大人却说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包括这一次我有资格进入小凡天,其实也是圣女大人提议关思羽去这么做的,否则关中刑堂的三枚钥匙都会落入他们三位武道宗师的手中。”
 
    陆先生点点头道:“这也是我所疑惑的地方,圣女大人也说关思羽对她足够信任和依赖。
 
    姹女大法对于这种细微的心灵波动最是敏感,若是关思羽出现什么不对,圣女大人应该可以察觉才对。”
 
    说完之后,陆先生也是自嘲一笑道:“算了,先不用想这些有的没的了,你准备怎么对付安流年?我对此人的实力不太了解。”
 
    梅轻怜的真正年龄其实跟陆先生差不多,只不过她踏入三花聚顶境和武道宗师境这两个对自身容貌影响很关键的境界时很年轻,所以才能够保持现在这幅绝美容貌,一点都不显老。
 
    一般武者踏入三花聚顶境时很早,容貌便会停留在这个境界很长时间。
 
    如果你在这段时间内,还没等着容貌衰老便再次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那你年轻的容貌仍旧可以保存。
 
    所以现在江湖上一些正值壮年的武道宗师,有些人一副中年人的相貌,而有些人则是年轻人,这丝毫不奇怪,只能证明人家在年轻时便比你更强。
 
    梅轻怜也是这样,无论什么时候,她的实力都在陆先生之上,所以这种事情也轮不到陆先生去提醒梅轻怜,她自己心中有数便成。
 
    楚休也没有过于纠结这个问题,他直接眯着眼睛道:“简单,还需要二位陪我演一场戏才行。”
 
    公输元在一旁道:“演戏倒是没问题,不过你也要注意一下,在斩杀对方的时候,给我小心一些,别把肉身给弄坏了,否则一具破破烂烂的肉身可是无法炼制成傀儡的。
 
    当然如果你们能够生擒对方那就更好了,以活人炼制人傀儡,其实力最少七成打底。”
 
    陆先生和楚休对视一眼,杀武道宗师他们有把握,想要活捉一位武道宗师,这可是有些天方夜谭了。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别说是武道宗师级别的强者了,关键时刻搏命一击,大部分人都是敢去做的。
 
    楚休要杀安流年,首先便要去找安流年的消息。
 
    小凡天的面积虽然大,但碰到其他武者的概率也是不小,若是可以互相沟通传讯,很容易便能锁定安流年的位置。
 
    但在小凡天内传音玉简之类的东西是无法施展的,所以楚休和陆先生便只能采用了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挨个问,问那些进入其中的隐魔一脉武者,所以这样一来,速度便有些慢,而且他们也不敢太快。
 
    反正小凡天内到处都是机缘和秘宝,找不到安流年也没什么,到了最后终会有机会碰面的。
 
    不过所幸的是楚休和陆先生并没有等到最后,直到两天后,便有一位隐魔一脉的弟子见过安流年,并且给了楚休还有陆先生一个大致范围,如果安流年没有着急赶路的话,他应该逃不出这片区域。
 
    第此时的安流年的确是不怎么着急赶路,不过他的面色也是有些发黑,因为他进入小凡天这几天,除了经历了一次灵气的洗礼,实力底蕴增长了一些外,其余他想办的事情几乎是一件都没有办成。
 
    不是安流年太无能,而是不知道小凡天内的规则是不是有着某种规律在,明明是随机传送,结果却是把安流年跟其他数名武道宗师传送到了一起。
 
    安流年对自己的实力虽然没有自傲,但却也是很自信的。
 
    一个人他敢打,两个人他也敢战,但数人一起,安流年当然是争夺不过人家的,勉强拿到一些东西之后他便离去了。
 
    结果这几天安流年却是倒霉的发现,自己貌似并没有拿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就连一些小辈武者拿到的都比他更多。
 
    而让安流年去抢劫这些小辈武者,安流年也下不去手。
 
    这并不是因为安流年善良等等,而是因为他丢不起这个人,就是这么简单。
 
    就在安流年还在这里胡思乱想时,远处两个身影却是疾驰而来,看到安流年在时,其中一个身影连忙大喊道:“大首领!救命!”
 
    看到这人,安流年的眉头却是皱的更高了,因为他很讨厌楚休。
 
    此时的楚休已经换回了之前的装扮,他身后乃是一名全身黑衣,手持长剑的人傀儡,但此时那人傀儡周身却是魔焰滔天,遮掩了他身上的那股死气。
 
    其实安流年之前对楚休并没有什么感觉,也不会因为他是关思羽的人就去针对他,关中刑堂内大部分人都是关思羽的人,他总不可能全都去针对。
 
    安流年厌恶楚休只是因为他跟梅轻怜那妖女走的有些太近了!
 
    昔日关中刑堂堂主的位置他没争过楚狂歌,这点他服气。
 
    接下来他又没争过关思羽,但关思羽坐在这个位置上却是比他要做的更好,所以安流年也是一样没有选择暗中搞事情,他只是想要保留自己一部分的权力而已,毕竟内斗伤的是关中刑堂自己的元气。
 
    作为从小便在关中刑堂长大的他,安流年也是真心希望关中刑堂能够越来越强盛,所以他虽然有私心,但却不会因此而去损害关中刑堂的利益。
 
    但现在在安流年看来,关思羽已经被那妖女给迷的找不着北了,就连进入小凡天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都听那妖女的话,让楚休这么一个小辈进来。
 
    这楚休,跟那妖女分明就是一丘之貉!
 
    所以此时看到楚休被追杀,安流年可是没有一点出手的意思,他冷笑道:“实力未到竟然还想进入小凡天与人争夺,这是你自己找死,当初你想什么了?”
 
    楚休一边逃一边大喊道:“大首领,前面有一座上古遗迹在,其中只有一些魔道小辈看守,你救了我,我这就带你过去,其中的东西,你我五五分成!”
 
    安流年闻言心中顿时一动,不过他却是冷笑道:“你如今被人追杀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也敢说跟我五五分成?里面的东西都是我的,那些我看不上的,才是你的!”
 
    楚休咬着牙,做出一副十分憋屈的模样,这时候他身后的人傀儡手中长剑斩出,滔天的魔气席卷而来,威势强大无比。
 
    这人傀儡昔日乃是坐忘剑庐的剑道宗师,本身的实力便不弱,此时虽然被炼制成了人傀儡,出手之时生硬无比,但除非是这位武道宗师生前的熟人,否则其他人是看不出破绽来的。
 
    楚休一边匆忙躲避,一边大喊道:“就按照大首领你说的来!”
 
    安流年冷笑了一声,他一抬手,身后一柄长剑已经握在了手中,剑锋锐利无比,庾金之力化作便无边锋刃,一剑便将那人傀儡给斩飞。
 
    站在一旁的楚休眉头轻轻一跳。
 
    这可不是人傀儡演出来的,而是安流年本身的实力便是这么强。
 
    不愧是昔日在关中刑堂内,有资格跟关思羽争夺堂主之位的老辈武者,这实力还果真不一般。
 
    这时那人傀儡发出了如同机械摩擦一般嘶哑的声音道:“敢从我隐魔一脉手里面抢人,你好大的胆子!”
 
    安流年冷笑了一声道:“你们隐魔一脉自己都不敢把全部的实力浮出水面,现在吓唬谁呢?不知所谓!”
 
    话音落下,安流年又抽出了自己身后另外一柄长剑,刹那间赤红如火的剑气轰然爆发,烈焰剑罡之下,就连人傀儡周身的魔气都被彻底压制。
 
 
------------
 
第五百九十五章 楚休,你该死!
 
    安流年的五法剑汇聚五行之力,其威能之强大,甚至有些超乎了楚休的预料。
 
    人傀儡毕竟只是傀儡,公输元说人傀儡能够保留生前的实力,其实指的只是基础的力量。
 
    但武者的战斗力跟不光跟力量有关,还有自身的意志,战斗经验等等有关,而这些却是人傀儡所缺失的。
 
    所以在跟安流年的战斗中,人傀儡几乎是全方位被碾压,最后它抽身后撤,用嘶哑的嗓音厉喝道:“安流年!你们关中刑堂好大的胆子!这件事情我记下了,这笔帐来日再算!”
 
    说完之后,人傀儡直接转身便逃,但在后面的楚休却是暗骂了一句,这公输元是炼制傀儡炼制的脑袋僵住了吗?竟然还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关中刑堂在江湖上很低调,而安流年则是更为低调。
 
    正常大部分的江湖人虽然知道关中刑堂有着缉刑司这么一个部门,但却连最常出面的方杀跟司铭都不知道,更别说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的安流年了。
 
    所以现在公输元操纵人傀儡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其实疑点是很多的。
 
    但所幸的是安流年并没有察觉出来有什么不对。
 
    其实在关思羽刚刚继承堂主之位时,安流年在江湖上的名气还是很大的,毕竟那个时候大部分的江湖人都认为会继承关中刑堂堂主位置的人是安流年,而不是关思羽,所以那时候安流年的名气其实要比关思羽都要大。
 
    再加上安流年这么多年没踏入江湖,他却是忽略了,江湖人都是很健忘的,除了昔日跟关中刑堂比较密切的一些势力,大部分人其实早就已经将他给遗忘了。
 
    看着楚休,安流年冷冷道:“那个遗迹在哪里?”
 
    楚休道:“就在前面,大首领请跟我来。”
 
    安流年冷哼了一声道:“别想耍花样!不要以为你是关思羽的心腹,还击败了方杀便以为自己可以跟我等平起平坐了,昔日楚狂歌为堂主时,我率领缉刑司在江湖中厮杀,那时候别说你这个小辈,就连他关思羽,还都在关中刑堂内当一个小小的江湖捕头,没有出头呢!”
 
    楚休低着头,点头应是,做出了一副想要反驳,但却暂时隐忍的模样,这倒是让安流年没感觉出不对来。
 
    这楚休若是当真一点反应都没有,直接服软,那才叫奇怪呢。
 
    不过不要紧,他也不需要这楚休心服口服,他只需要这楚休把他带到那遗迹中去。
 
    能让隐魔一脉的一位武道宗师来追杀他,想必那遗迹中应该是有着不少好东西才是。
 
    楚休一路带着安流年走到了一座偏僻的山谷当中,这让安流年有些微微皱眉。
 
    小凡天内的灵气充裕,但其实也是有着强弱之分的,大部分的遗迹其实都是在灵气充裕的地方。
 
    而这座山谷的灵气则是稀薄的很,还有人在这地方建造宗门?
 
    楚休打头进入山谷当中,看到楚休先进去,安流年也是没想那么多,直接便踏入了其中。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却是大叫了一声:“遭了!让其他人捷足先登了!”
 
    安流年立刻走过去道:“怎么回事?”
 
    楚休指着谷口前,围成一圈,躺在地上的黑色尸体道:“这些人便是之前隐魔一脉负责看守遗迹的那些武者,现在他们却都死在了这里,多半是我被追杀的时候,被人给捷足先登了!”
 
    安流年狐疑的望着楚休:“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你莫不是在诓骗我,这里面压根就没有什么遗迹。”
 
    楚休连忙道:“我怎么敢去诓骗首领大人你?这些尸体可还都是新鲜的,显然是刚被人所斩杀。”
 
    “滚开!”
 
    安流年手中的金剑出鞘,庾金的锋锐之气被他施展到了极致,那些实力只有天人合一境的傀儡直接被轰飞,但那丝线却是纹丝不动,继续向着安流年绞杀而来!
 
    公输元的身形从山谷上方跃下,大笑道:“别白费功夫了,没用的,这是我用雪域冰蚕、北海水蚕、南疆金丝蚕等无数异虫的蚕丝所编织出的捆神网,神兵都斩不断的。”
 
    不过此时安流年的注意力却并没有在公输元的身上,而是在他的身后!
 
    在被埋伏的一瞬间安流年便想到了,既然这是一个陷阱,那引他过来的楚休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所以在这一瞬间,安流年直接回身,身后那四柄长剑齐齐出鞘,五行之力轮转爆发,安流年一剑刺出,五色剑罡接引天地之力,他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却布置出了一坐强大无比的剑阵来!
 
    而在他身后,楚休并没有动用饿鬼道化身或者是七魔刀这样的底牌。
 
    这东西消耗太大,而且公输元说了,最好是抓活的,所以楚休直接手中结印,周身佛光绽放,换日大法施展而出,大日如来虚影在那无边的佛光当中,好似遮掩日月一般,换日偷天!
 
    大日如来之威一掌落下,跟那五行剑阵对撞,猛然间爆发出了一股强大无比的波动来,让安流年步步后撤,眼中露出了一抹骇然之色。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